搜索

走进抗美援朝英雄部队丨“这一仗就我一个活着……”89岁抗美援朝坦克老兵回忆在朝最后一仗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作者:何椿 苏洲 王俊康 陈佳 王瑞林 发布:2020-10-18 13:28:08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继续关注《走进抗美援朝英雄部队》系列报道。1950年9月1日,装甲兵作为一个独立的兵种出现在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之中。成立不久即走向抗美援朝战场,共出动坦克自行火炮约1000辆次,毁伤敌坦克74辆,火炮20门,摧毁工事864个,为取得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志愿军坦克群夜幕奇袭

“邦均,我是蓟县,命你连向敌右翼实施穿插!”

秋日的西北戈壁,一场合成旅进攻战斗演练正在进行,装备了我军最先进99A坦克的红军,以其突击速度和强大火力,出其不意在右侧迂回向蓝军防御阵地实施包抄。

充当演习红军的某合成旅,其前身是我军的第一支坦克部队,也是70年前第一支进入朝鲜作战的我军装甲部队。那时,组建仅半年的人民装甲兵,刚刚装备T-34坦克,只完成了初步的技术和战术训练。

抗美援朝坦克老兵 曾焰:坦克兵在朝鲜的发展,按说被逼出来的,为啥?打倒国民党就是缴获国民党的武器来打他的。不断打,不断的进步,真正T-34坦克知道多少,人不多,就那三个月的训练。

武装到牙齿的敌人并没有给仓促上阵的志愿军坦克兵太多的学习时间,入朝初期,在没有防空力量掩护的情况下,志愿军的坦克群靠夜暗穿越了大半个北部朝鲜。

抗美援朝坦克老兵 曾焰:咱们一开始很艰苦,没有制空权,空中情况掌握不了,飞机说来就来一天铺天盖地地来,B-29飞机当时大轰炸机,好家伙真是遮天蔽日的,一来,一片火海,我们那时候怎么办呢?都在夜间行军。

从华北军政大学装甲系毕业的曾焰,带领战车行驶在队伍的最前面。

抗美援朝坦克老兵 曾焰:坦克一连走在前面,我是坦克一排,我在一排又在连队前面,我是一号车的车长,我是最前面的一个。但是敌人还是被发现了,发现了我在坦克外边,发现了他就打飞机上的机枪,哒哒哒,打到坦克上,跳出火花差一点就呜呼了,死了也就不知道了。

遮蔽阵地昼夜伏击 直接击毁美军坦克

在与强敌的拼杀中,年轻的中国坦克兵并没有显露出半点胆怯。曾焰和他的战友开创了中国装甲兵遮蔽阵地射击的先河,并在志愿军坦克部队得到广泛应用。

抗美援朝坦克老兵 曾焰:按战斗来说是坦克在前边冲,步兵在后面跟,但是朝鲜战场不允许这样做,我们怎么发挥他的威力,装甲兵战史上有名的伏击二十四昼夜,在哪儿?就是在山洞里,待了二十四昼夜,干啥,就等着敌人从这过,刚才不是说了敌人要发动出击攻势他要运兵,我们坦克就潜伏在那,就等着敌人从那过。

这次伏击任务,直接击毁美军坦克2辆,击伤7辆,外媒惊呼,中国坦克集群投入战斗。回忆起在朝鲜的最后一仗,曾焰老人至今仍是惊心动魄。

抗美援朝坦克老兵 曾焰:美军的一排炮,哗!铺天盖地来了,我们当场死了12个,后来这一仗就我一个活着。

一招毙敌全域作战 保卫祖国彰显军人担当

70年后,同样的一幕也出现在今天的演习场上,陆军某合成旅合成一营一连被赋予攻占通道隘口的任务。

第81集团军某合成旅一营一连指导员 王志国:其实大家一看这个地形,一看这个任务大家都知道要死,然后当时我和连长就说了一句话。他说,其实任何动员都不需要做,我们只要说一句话,如果要死,那我们支委第一个死。

第81集团军某合成旅“功臣号”坦克车长 王杰:敌军应该部署了三辆坦克控那个卡口,从那个卡口上去的话,因为我们前面已经死了四五辆车。我说,咱们能不能冲到那个坦克那儿,驾驶员说那是应该有路,能过去,然后从那个坡绕过去,给了他一炮,把他给打死了,那个心情太激动了。

一招毙敌的快感,给新一代的坦克兵以力量和勇气。坦克,这个作为地面突击力量,在演习中再次成为克敌制胜的攻坚利器。除坦克外,集合了自行火炮、突击战车、装甲侦察车、工兵装备的装甲合成营,也随着装备的更新换代、人员素质的提升,成为陆军转型发展后的最主要的作战力量。

70年后,曾焰所在的我军的第一支坦克部队已改编为新型合成旅,99A坦克等一大批先进的装甲战车进入序列,我军装甲兵真正具备了全域作战的能力。今天,新的合成营指挥体系将各类装甲装备融为一体,保卫祖国安宁的重任已由新一代的中国军人担当。

(总台央视记者 何椿 苏洲 王俊康 陈佳 王瑞林)

责任编辑:刘秋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nymdb.com域名使用侧边栏!